不算番外的番外114 铁幕启动

+A -A

  这绝对是波兰自二战以来最倒霉的一次,甚至比卡廷惨案还要骇人听闻,因为向波兰丢下核武器的并不是邪恶的苏维埃,而是他们一直视为忠诚后盾的盟友,美国总统。美国人的残忍和决绝超乎了他们的想象,核武器覆盖了整片国土,他们需要用这种焦土的战术,来阻拦苏联军队的持续进攻。

  这一天的新闻报道几乎都是铺天盖地的核武器,播报员向人们描述着这一场战争的残酷。美国的战略核武器直接将波兰变成了废墟。

  然而,对于罗曼诺夫总书记而言,这却是求之不得的机会,因为他知道终于有机会检验自己的铁幕装置了。

  他对铁幕装置的忠实远胜于苏联的一堆即将过期的远程撒旦导弹,对于罗曼诺夫而言,这才是苏维埃立于不败之地的根本。

  “启动铁幕吧,是时候让我们北约的朋友见识一下苏维埃真正的实力了。但愿我们的老朋友川普不会感到惊讶。”

  罗曼诺夫盯着屏幕被雷达探索显示的导弹嘴角流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

  如果让川普意识到铁幕的作用,他会不会直接的崩溃。美利坚的对手在黑科技树上点亮的外挂,估计51区几个世纪都追不回来了。

  原本只是用来抵御对方核武器袭击重要城市和重工业群的铁幕装置,此时成为了装甲部队的一道屏障。

  与建筑物上黑色球体一模一样的黑色物质依附到了装甲部队的身上,就像在装甲部队上笼罩一层流质。偶尔还能看到水纹波动的变化。

  按照之前的叮嘱,在铁幕装置结束之前,所有人都必须呆在装甲车内。无论外面发生什么。

  于是前进的士兵终于能够看清楚的看见从天而降的核弹,他们透过潜望镜看见了一朵冉冉升起的橘黄色蘑菇云。然后是地面掀起的尘埃,将整座建筑物都卷入了毁天灭地的爆炸中。他们亲眼的见识到了核武器爆炸的威力,扩散的核辐射成将一切都卷入了他们的爆炸范围之中。

  上面下达了原地坚守的命令,哪怕核弹在他们面前爆炸,也不准后退一步。

  汽车建筑物都在一瞬间灰飞烟灭,唯独先进的装甲部队没有受到丝毫的损失。电磁粒子流在他们的装甲之上,形成了一道不足一毫米却足以吸收任何爆炸能量的保护反应甲,远比任何的庄稼都更加的有效,核爆炸一瞬间释放的电磁干扰,也没有瘫痪掉电器内的电气设备。

  前进的装甲战斗群原地休整,等待的这一波冲击的过去。核武器的爆炸,反而帮了他们的忙,起码装甲战斗群不用一处一处地去占领,而是直接一劳永逸地替他们解决了所有的抵抗力量。原本美国是想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但却没有考虑到敌人直接免疫了他们的进攻。

  笼罩在装甲车上空的椭圆形黑色防御罩,碾碎了美国的最后一丝希望。

  而坐在白宫地下防御措施里面的川普正在焦虑地等待着最后的结果,他们知道这样做是惹怒了苏联人,可能最后爆发一场席卷世界的核武器战争。总统已经坐在了最坚固的防御措施里面,等待着世界末日丧钟的响起。

  然而屏幕上出现的情形却让他不知所措。在硝烟弥漫散去之后,苏联的装甲部队依旧平稳地前进,哪怕周围是一片炽热的地狱,燃烧的建筑和沸腾的空气包裹着整个装甲师,氧气在急剧的爆炸中迅速地耗干,也没能阻止这群恶魔前进的步伐。

  “这不可能,为什么会这样,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在核武器的导弹打击之下,对方的装甲部队居然完好无损?难道这是玄学吗?我已经忍受够了,一群家伙对我指手画脚,我需要的是真正的建议,真正的建议懂吗?”

  然而川普得到的只有沉默的回应,没有人可以给他答案,也没有人能够解释为什么这支部队能够毫无障碍地穿越核爆区域。

  在他们眼中那就是一群恶魔,邪恶帝国超越了旁人认知的科技培养出来的一群恶魔。强大的美国用尽了所有的方法都无法阻拦他们的进攻。正如罗曼诺夫所说的一样,苏维埃的前进不可阻拦。

  “总统阁下,在启动全面的核战争之前,我有一个提议。”

  总统顾问小声的说道,“或许我们是时候应该跟苏联人议和了。要么世界毁灭,要么承认我们已经不如从前。与其鱼死网破的保留住最后的尊严,不如委曲求全,等待时机,与莫斯科划定停火线。”

  “只要了保住了西欧,我们就还有反攻的希望。苏联只是看似一时的强大而已,迟早他们会因为政治制度的问题而崩溃。”

  总统顾问,现在还希望着恢复到冷战时期的格局,起码这是一条缓兵之计,拖缓苏联的进攻。

  然而,川普却用一种打量傻子的眼神在看着他。他无力地扶着额头,不知道该表现出什么样的表情。

  “总统顾问,你觉得罗曼诺夫是傻子吗?”

  川普抬起头一字一句的逼问对方,“正常人都能看出来了。现在苏联就是要一鼓作气的拿下欧洲,而不是给你划定一条什么停火线。如果罗曼诺夫答应了这个要求,那么他才是最大的蠢货,比歌尔巴乔夫还要蠢。我现在需要的不是愚蠢的建议,而是有人告诉我下一步应该怎么走。如果没有人说的话,那么我就只能按下核武器的按钮了。我得不到的东西,罗曼诺夫也别想得到。”

  总统顾问被反问的无话可说,他也是在情急之下胡乱想出的一个对策而已。

  川普的危言耸听将在场的所有将领都吓了一跳,连忙劝阻他不要做出傻事。正在所有人都一筹莫展之际,指挥作战室里响起了一个声音。

  “川普总统。”

  白宫幕僚长走了进来,环顾了一圈周围一筹莫展的政治精英。他用一种低沉的声音附耳说道,“您囚禁的那个神秘人,现在他想见你。”

  “现在?”

  川普疑惑的抬起头,不知道对方谋划着什么秘密。

  “是的,现在。”

  白宫幕僚长小声的说道,“他说假如你还想瓦解苏联的进攻的话。”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苏联1991 不算番外的番外114 铁幕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