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突发的想法

+A -A

  曾云风在襄阳平平静静的呆了半年,曾云风迸发了去考一个功名的想法,将这个想法写信告诉黄药师之后,黄药师虽然对这个想法并不赞成,但也没有提出反对,只是说不要去搀和朝廷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

   于是,曾云风开始行动起来,根据之前在当地办理的户籍开始,系统性的从私塾学习一些考取功名的书籍。

   曾云风的学习进度非常的快,以至于当地一些私塾的老师都惊诧莫名,其实没什么好奇怪的,曾云风的师娘可以是一个才女,很多都学过了。

   曾云风的年龄偏小,所以在办理户籍时虚报了四岁,也就是说现在的曾云风相当于13岁的年纪,按照他的身高和心智是完全匹配的上的,甚至还有超出。

   但是按照他现在的年纪,他的学习进度也是非常的让人惊叹,他的私塾老师甚至想把他当为重点的苗子来培养,希望他能继承自己的学术道统,但是曾云风考这个功名的缘由其实就是为了方便一点。

   寒来暑往,此时的曾云风已经成为了一名秀才,在考举的路上还在一直前行,考过这次解试就可以考进士了。

   总有一些名为才子或者学者的人上门来拜访曾云风,弄得曾云风接待也不是,不接待也不是。

   曾云风就有了个想法,装病来婉转拒绝这些才子上门,以自己身体不适为由推拒了大多数的拜访。

   但是还是有一些媒婆什么的上门前来提亲,弄得曾云风是哭笑不得,作为一个新世纪的自由恋爱观的青年······甚至儿童。

   现在提这些是不是过于早了,但是因为自己登记的年龄是13岁,再加上自己现在的身高以及身体成熟的表现,让众多媒婆都认为自己已经是17的年龄了,还有些想要招他做上门女婿。

   看来襄阳这个地方暂时曾云风是不能呆了,得尽快离开襄阳这个地方,换个别的去处,也正好曾云风的丹药已经练成了,验证了这些丹药确实存在一定的抗性,一个人顶多吃十颗就已经到了极点,不会再提升功力。

   但是这种丹药因为经过曾云风的研究,分为了三个种类,第一种就是提升功力的,第二种就是解毒性的,第三种就是能治疗经脉伤的,反正曾云风已经基本上能够把握它的药性。

   现在离开襄阳也没有什么缺憾,正好借着这一次科举,曾云风离开襄阳,因为正好赶上科举的期限和刚好可以赶上考到进士的时间,曾云风正好去临安参加省试,顺便让曾云风在今年取得进士功名。

   而取得功名有什么好处呢,这也是曾云风一直在思量的,就是通过这个路子,去史馆看大内典籍。

   九阴真经就是黄裳通过阅读大宋皇室的典籍而创造出来的,那么曾云风是不是也可以借助进士这个身份,来达到同样的目的呢。

   想到这个做法,曾云风不禁有些窃喜,想做就做,前往临安和师傅汇合,顺带着把进士也考了,至于之后是否做官,就全看局势了。

   曾云风兜兜转转来到临安城,在见过了师傅之后,发现师傅愁眉不展,仔细询问过后发现,此时的黄药师已经和洪七公等几位高手约过架了,初步打过一场。

   黄药师发现几人武功并不能一时分出高下,黄药师定是为了论剑发愁,这个时候曾云风要助黄药师一臂之力,

   曾云风随即拿出两本秘籍给了黄药师,黄药师翻看后喜不自胜,虽然不是内功心法,但是也可以取长补短,提高黄药师的修为,为明年的华山论剑取得胜算。

   明年的桂花开期就是华山论剑之时,黄药师拿到这两本秘籍之后选择立即和陈玄风返回桃花岛潜修,以争雄明年的华山论剑。

   而曾云风继续留在临安城,准备他的科举考试,南宋的科举跟后来的明朝科举考试有很多的不同。

   曾云风不求科举考试中进士之后得到什么重要授官,只希望能够在宋朝的典籍房去修史书,因为这样曾云风就能够接到接触到很多的皇家典籍,而不是跟那些官场的大人小人们蝇营狗苟。

   宋朝虽然在北宋时期,失去很多土地,但是现在的疆域也不小,自从岳飞收复襄阳六郡之后,可以说从秦岭淮河一线一直到祁连山往南,基本上除了大理国都是宋朝的国土。

   所以这个时候,在南宋的小朝廷,做一个清流的史官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不需要做太多操心的事,但是曾云风想到日后的蒙古,心中不由一紧。

   虽然离日后的襄阳之战,还有一段时间甚至还有几十年,但是现在也需要做未雨绸缪,曾云风还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会留多久,想要安安静静的做一个宅男,恐怕并不是那么容易。

   很快就到了科举考试的时候,在贡院外进行了一番检查后,曾云风进入了贡院,进行了为期三天的省试过程,搜的这个严厉,衣服都快要给扒光了。

   宋朝这时候考进士第一轮,还不叫做会试,而是叫做省试,考举也不叫乡试,而叫做解试,一考考三天,三天全在里面吃喝拉撒,确实是有点过分了,但是想考个功名就得这样,读书人自古以来就是这么难。

   十年寒窗也不一定能够成为封疆大吏,中间还不知道要经过多少崎岖坎坷。

   这些科举的试卷对曾云风来说简直不要太简单,但是曾云风的积累还是太浅,单说书法,曾云风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曾云风书法并不是很好,但是馆阁体曾云风曾经临摹过,虽然并不一定比得上谁,可是作为科举考试的书法书体凑合。

   毕竟后面还要誊卷子,写的清楚也挺好,洋洋洒洒几千字三天考试轻松过。

   出了贡院之后,曾云风要犒劳犒劳自己,毕竟在里面受了三天的苦楚,曾云风在临安城找了一家酒店痛痛快快的吃喝了一番。

   曾云风出于对自己的信心,想来这两年曾云风需要在临安城定居,短时间是没办法将所有典籍过一遍的,所以痛痛快快地一一番吃喝之后,曾云风就寻了个地方在临安城买了一个小居所。

   院子不大,只有两进,刚好够曾云风住,毕竟曾云风在临安也没个家属,也因为临安城毕竟是现在宋朝的首都,房价是真心贵啊。

   这个时候,曾云风也不得不想一想是该找些营生啊,单单靠曾云风以后的俸禄估计并不一定能撑得起来。

   求推荐收藏打赏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我的师傅每到大限才突破电竞大神暗恋我武炼巅峰奥特曼之我真没想统治世界木叶之我的老婆是纲手我的合租大小姐我的细胞监狱自律的我简直无敌了盗墓之最强铁三角西游之西天送葬团
活在影视诸天 第二十章 突发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