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一十六章 张邦昌收贿

+A -A

  旁边的李应。看着曾云风说道“哥哥,你为何如此?”

   曾云风止住了李应的话,说道“两军交战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这金人也不是守礼之人,我跟他说这么多干什么?再说了,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一个落魄的皇室后裔,草寇出身,如今翻了天,当了齐王!”

   “难道完颜阿骨打这个老狐狸他还能以为我是他们家的贵族不成,装什么装?我就是让他送礼,这么简单的事情,他们倒是还学了宋廷娇柔造作的三成,妞妞捏捏,想打就打,不打就送了礼滚。”

   “老子跑了几百里地,跑到这边来给他们吹寒风,以为老子很闲呐,要不是下大雪了,老子现在就打过去。”曾云风的话语透露着愤恨,任谁在自己家里睡着,暖炕轻拥软玉在怀的时候被拉过来准备打仗,谁的心情都好不到哪里去。

   而燕云十六州的这些将士本来正在城里吃火锅。围着火炉取暖,过得好好的,却被这些蛮夷叫出来打仗,换做谁谁心里也不高兴。

   曾云风本来的计划是安排在明年雪化之时正式开始进攻,但是第一手也不是金国,准备与他们相安无事,毕竟辽东这些地方林冲在那边就已经够用了,够他们吃喝一番,没想到完颜阿骨打这厮真是不知道深浅,都已经下了大雪了,还跑来搅扰。

   对面的二太子斡离不看了一眼自己惊魂未定的父皇完颜阿骨达说道“父皇,咱们撤不撤,这柴进的大军丝毫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如今我们与他人数基本相当,再加上这背后又在下大雪,万一被林冲在背后偷袭,那可是得不偿失,柴进可不是赵佶啊!”

   完颜阿骨打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如今还能如何?不过刚刚使者回来说的话,你也听到了,柴进如今现在不想与我们开打,既然已经摸到了他们的底,我们就不必急于作战,耶律大石才是心腹大患。”

   “既然如此,咱们也只能.......”完颜阿骨打的话没有说完,但是金兀术听得直咬牙,完颜阿骨打眯了眯眼没有接着说下去。

   “父皇,等明年我们一统草原在与他们在做计较,如今我们兵力人力都处于下风,再加上林冲的一旁搅扰,女真一族根本就无法团结,现在跟柴进在这里硬碰硬,纯粹属于不智之举。”二太子斡离不说道。

   完颜阿骨打甩了甩自己的鞭子,发出啪的一声响说道“也罢,斡离不,这件事情就由你去跟他们谈。”

   第二日中午,两军阵前一个白色粘毛的大帐之下,风呼呼的刮,大雪在外飘飞,就在这两军阵前,有两人坐到了中间,其中一人不是别人,正是张邦昌,而张邦昌的身后则站着杨再兴。

   对面的二太子金兀术脸色很差,他的背后则是站着金兀术“齐王有什么要求,请张相提吧!”

   金兀术恶狠狠的看着张邦昌,张邦昌这位可是他当初立在东京汴梁城的大楚天子,如今摇身一变,居然成了齐王柴进的宰相,真可谓是造化弄人呐。

   现如今他更是坐在自己的对立面,和自己的哥哥一起谈论称臣纳贡之事。

   不可谓不是个讽刺。

   张邦昌翻了翻桌上茶碗的茶盖,滋滋地喝了一口才道“二太子,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二太子愣了一下,没想到张邦昌居然以这样的开场。

   二太子也端上茶碗喝了一口,茶香香味扑鼻,喝到嘴里,口齿生津“好茶。这些日子不好过呀,大雪骤降啊,今年部族中的牛羊估计又要冻死了很多。”

   张邦昌笑着说道“我们王上的要求也不高,马匹三万头,牛三万头,羊三万头。”

   “你放屁!”后面的金兀术陡然向前,作势欲扑向张猛昌,后面的杨再兴直接拔出了手中的刀,寒光闪闪。

   二太子斡离不看了眼睛金兀术说道“兀术,把刀收过去。”张邦昌对着杨再兴也摇摇头。

   “马匹三万头,牛三万头,羊三万头,太多了。”

   张邦昌却摇摇头笑着说道“不多,如今这大雪一降,这不知道有多少牛马没有草料会饿死冻死,送给我们总比饿死冻死要好很多吧。”

   后面的金兀术听这张邦昌这无耻的话,恨不得拔刀把他剁死,他怎么当初在东京汴梁城没有一刀把这个老头子给杀掉呢,真是失策啊!”

   二太子斡离不对着张邦昌说道“张相,不如我们也给一些金银,不用换这些牛马了吧!”

   张邦昌笑笑说道“金银我主要了有何用,中原大地金银遍地都是,只不过这牛羊却有大用处。”

   “明年春耕又要种田,这些牛虽然说不比耕牛,但是有一些畜力总比没有畜力要强啊,实在不行,弄些马也可以用来犁田吗?要知道我们是农耕民族啊,种田才是我们最大的事情,要不是你们频频南下,我们哪有空理你们,我们种我们的田,你们放你们的羊,互不干涉,多好!”

   “可是你们偏偏要进入关中,如今我王雄图大志,更是被你们激起了他的雄心,你们的日子能好过才怪了?这回总算下了大雪,老婆孩子热炕头,我王这才偃旗息鼓歇一阵,要是他被你们惹怒了,开启大战,那可了不得!”

   “我也不想打仗,一打仗我们的王上就跟我要大量的粮草,我是拉了他好几回呀才把他劝住,你们这一番动作,这些将领刚好就把我撇开,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如之奈何啊!”张邦昌摊摊手。

   “到时候可就拉不住我王的将领了,我王手下的那些将领各个桀骜不驯,这个估计你们也知道,其中有一些估计你们也没有少打交道,有些大将手里还持有劫掠令,我不给他们发粮草他们就食于敌,这可不比宋廷,我可是管不了他们!”张邦昌吹了吹茶水假模假样地喝了一口咂咂嘴抬抬眉头说道。

   旁边的金兀术牙齿咯咯作响,恨不得拍桌子,说“”打就打,谁怕谁,他妈的?”

   可是二太子斡离不深深地舒了一口气,说道“张相要帮我等斡旋斡旋呢!”说着将一个盒子从口袋里掏出来,推在了张邦昌的面前,张邦昌左手在端起茶杯的一刹那,右手盖在盒子上将盒子拢到了右手宽大的袖子里脸上堆笑说道“二太子说笑了,这是我应该做的,回头我跟我王说一说,可能不能帮二太子说动,这个事情我可不敢打包票啊!”

   杨再兴瞟了一眼张邦昌的举动,翻了个白眼,一句话也没有说。

   二太子斡离不笑笑说道“张相,但做无妨,不管是成是败我斡离不都呈张相的情了。”

   求推荐收藏打赏月票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我的师傅每到大限才突破电竞大神暗恋我武炼巅峰奥特曼之我真没想统治世界木叶之我的老婆是纲手我的合租大小姐我的细胞监狱自律的我简直无敌了盗墓之最强铁三角西游之西天送葬团
活在影视诸天 六百一十六章 张邦昌收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