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控制恐惧

+A -A

  “手电没电了!”

   瞬间,林闲的周遭一下子陷入深沉的黑暗,一股阴冷至极的寒流顺着林闲的皮肤开始渗入他的全身!

   林闲立刻反应了过来:他在这里耽误的时间太久了,手电的电量已经微乎其微!

   人一旦在精力极度集中的状态下,就很容易失去时间的观念。而林闲之前在保安室一路上被巴力拖延的时间,其实远远超过了他的预估!

   漆黑的空间里,此时只剩下了伽椰子“咯咯咯”的诡异声音和李明笛无助的哭喊声。

   ……

   “嘎……嘎……”

   几只黑羽的乌鸦在枯萎的树杈上停歇下来,瞪着眼睛看着这片荒凉的土地。在这片没有任何生机的荒废鬼蜮里,零星的几只报丧鸟更衬托出了阴森死亡的气息。

   尤其是,它们的眼球充满血丝,外凸且膨胀,就像是这片死蜮的支配者——伽椰子的眼眸一样,充满恶意地窥伺着生者的世界,妄图将每一个进入这片禁地的人拉下深渊。

   保安室外,巴力仍旧昏迷着。

   保安室内,林闲已经快死了,至少他是这么觉得的。

   听不见、看不着、摸不到,令人窒息的黑暗包裹了一切,林闲只能听见那“咯咯咯”和“嗡嗡嗡”的诡异声响。

   但是,林闲的心脏还在跳动,守命符纸那令人感到慰藉的光辉虽然微弱,但是却依旧坚定如常。

   “……”

   林闲张开自己的右掌心,他看着已经燃烧了大半的守命符纸,将其默默攥紧。

   又消失了半张符纸。

   ——林闲,并不害怕死亡。

   他陷入粘稠的黑暗里,但却依旧脚踏实地,呼吸沉稳。

   越是面对危险,就越是冷静,林闲在噩梦中面对无数恐怖造物的时候,他早就理解到了这一点——慌乱于事无补,只有镇定方能破局而出。

   寒冷的气息吸入气管,浸润着林闲的肺部,他轻咳一声,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咒怨正在侵蚀他的身体,但是一种更加诡谲的心情却油然而生。

   “舒服”

   林闲仿佛回到了噩梦中,在那铃兰构筑的恐怖世界里,他面对无数绝望时的场景:

   在废弃的梨园深处,传来了幽幽戏子的歌唱声;

   在午夜零时的医院负一楼,出现了一排新鲜的血脚印;

   在无人经过的老旧隧道里,却夜夜传来车辆碰撞人体的呼啸声;

   在闭锁的公寓内,所有抽屉里都伸出了苍白的人手;

   在安然沉睡的卧榻正上方,一点一滴的血液渗下天花板,砸到了湿润的枕边……

   面对这些恐怖造物时,林闲不再是猎人,而是孤独的“猎物”:他经历过被绞死、被拉入泥潭、被摁入地下、被嵌入墙中、被撕裂成几块等几乎所有恐怖片里的死法。

   在那时,林闲全身都在颤抖,骨骼都在哀鸣,疲惫的肌肉甚至在警告他自己,可能下一刻他就会猝死,会就此倒地身亡。

   但是,林闲的精神却很兴奋。

   他,在“享受”着这一切。

   即使是虚幻的噩梦,但却是更加刺激的人生。

   “我这是被铃兰给洗脑了吗?我是个正常人,而不是享受刺激的疯子!!”

   林闲试着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走了两步,却只能听到自己那空荡荡的脚步声。

   李明笛的哭喊远远传来,虽然他们二人同处一室,但仿佛远隔天渊。听着李明笛那扭曲的声音,林闲觉得这个普通人恐怕已经在恐惧中崩溃了。

   “对人类来说,恐惧的状态如果维持久了,要不然会精神崩溃,要不然就会觉得疲乏和枯燥……或许,我就是‘枯燥’那种人吧。”

   以前,林闲在看某个动画的时候,从吉尔·德·莱斯那听过一句话:真正的恐惧,不是安静的状态,而是变化的动态,指的就是从希望变成绝望的那一瞬间。

   恐惧,是鲜活的,是爆发式喷涌的。

   若从一开始就持续处于恐惧、绝望中的人,反而会感觉到疲惫,麻木。

   就像是一个人看一部恐怖片,可能会被突然出现的恶鬼吓一跳,但是如果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蹦出恶鬼的话,他可能不但不会吓到,还会对演员的化妆评头论足。

   ——若恐惧不再鲜活,那就只是枯燥镜头的不断重复而已。

   “该行动了。”

   虽然守命符纸燃烧的速度不是特别快,但却也像林闲剩余的生命一样,坚定而又缓慢地流逝着——这种等死的感觉,可不好受。

   心脏,在抽搐,林闲现在的精神状态很好,但身体状态很差,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下一秒就心脏爆炸,猝死在这里。

   咒怨可不仅仅是靠“吓”杀人的,它们最常用的手段,还是阴阳两隔的怨气。

   ——怨气,对活人的身体终究是一剂猛毒。

   听着不远处那簌簌的声响,林闲心中已经找到了这场困境的解法。

   黑暗中的光明,会在哪?

   李明笛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了,仿佛已经命不久矣。林闲右手握拳,他感觉到自己指间的符纸爆发出热烈的能量。

   符纸光芒的照耀下,林闲终于在不远处看见了一个闪光点,他稍一停顿后,便将仅剩的符纸全部取了出来,握在手中揉成火光明亮的一团。

   而那不远处的闪光点,正是林闲所猜想的东西:那死人头颅嘴巴里藏着的干电池!

   在之前,林闲就发现了死人头的嘴巴里有闪光的东西。

   这也算是天网的仁慈,让新人们不用在漆黑的野外费心寻找那一丁点小的电池和碎片,他们只需要跟着光芒就不会漏过珍贵的剧情道具。

   剧情道具的光芒无法掩盖,就算是在怨气缭绕的黑暗之中,依然明亮耀眼。

   林闲还记得,在黑暗覆盖保安室前,伽椰子正捧着这个人头坐在某处。也就是说,电池的光芒,就定位着伽椰子现在的位置!

   林闲朝着光芒所在的位置小跑而去,他迎着危险,迎着深沉的黑暗,迎着无边的怨恨!

   林闲感觉脚下踩着的仿佛不是坚实的地面,而是粘稠的水洼。一些细如爬虫的东西在林闲的脚边游动,它们想缠住他的脚腕,阻止他的行动,但是却被符纸一一阻拦。

   “呼……”

   林闲感觉自己像是在腊月寒冬里奔跑在山巅一样,迎面而来的湿寒让他直打哆嗦,但是好消息是,光点越来越近了!

   随后,一些粘稠的东西,终于还是慢慢缠到了他的脚上。

   伽椰子的头发!

   察觉到林闲动作的诡异头发,全部放弃了追杀李明笛,它们纠缠在一起,拼劲全力也要阻止林闲去接近伽椰子!

   “果然,她在阻挠我靠近!就如天网所说,新人任务不会太难,我手上的符纸能对‘她’起效!至少,现在可以!”

   林闲不管不顾那些滑腻腻的发丝,在扭了扭手肘,蓄力少许之后,他踏步一拳就朝着“咯咯”作响的方向重重挥了过去!

   “呔!妖女,吃老子一拳!”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我的师傅每到大限才突破电竞大神暗恋我武炼巅峰奥特曼之我真没想统治世界木叶之我的老婆是纲手我的合租大小姐我的细胞监狱自律的我简直无敌了盗墓之最强铁三角西游之西天送葬团
旧神猎场 第十四章 控制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