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 血色太阳

+A -A

  血,如樱花般飘落。

   头,如裂颅般剧痛。

   黑色与白色交织,花瓣上洒下的又是谁的血?

   恐惧沸腾、焦虑爆发,尖叫声和呼喊声中,夹杂的又是谁的惨叫?

   花色的彩带,凝成了一条红色的河流;宝石红的地毯,浸润了稚嫩的血液,变得更加灿烂。

   身上溅满了红色斑点的林闲,此时正木然地站在最中央,他看着午后的骄阳,仿佛呼吸都被夺取。

   “我能感受到……极端的痛苦和愤怒,让‘我’心中的旧神之种觉醒了。”

   “铃兰,在今天才彻底醒来,觉醒了自己的意志。”

   “侵略者的意志。”

   ……

   屠杀者们面无表情,宾客们四散奔逃,那些原本熟悉的、和蔼的脸,此刻都变得凝固而悲伤。

   婚礼,变成了一场葬礼。

   始作俑者,那个阳光下的阴影,此时却背靠着棺材,无邪地笑着。

   “‘未来的我’啊,当时,你一定是匍匐在地,哭喊着、痛苦地求饶着,试图让赵无颜收手吧?当时的你,一定不了解,为何区区几人,就能残杀掉数十人壮汉的保安队;在你的知识里,肯定也不了解,为何人类能以如此快的速度和力量,摧毁面前的一切。”

   “因为,他们都已经不再是人。”

   林闲偏转头颅,那个如太阳般美丽的女子,正推开重重阻碍,想要来到自己的身边。

   “千景……‘我’的妻子。”

   倒下的人里,不乏有林闲最珍爱的人。他能感受到自己的血液,在无边沸腾:痛苦、绝望后,极端的愤怒和憎恨,正在他那普通人的血脉中燃烧。

   但是,他只能卑躬屈膝,向赵无颜求饶。

   “放过我的家人,放过我的朋友,放过他们所有人吧!”

   这,就是“未来的我”,所唯一的选择,将希望寄托于恶魔女孩唯一的人性。

   可惜,她已经没有了。

   “旧神的入侵,从这一天,这一事件后正式开始。”

   林闲明白,这些一身黑衣的人类,他们的特殊能力全是来自于幻梦境的馈赠,所以普通人怎么可能打得过?

   “视野开始有些模糊了,听力也严重受损……”

   林闲半跪在地,他艰难地呼吸着,眼看着陷入危机的林千景,正一步步朝自己冲来。

   他明白,这是因为当时的自己,情绪几乎已经崩溃,所以才影响到了这一段记忆。

   林千景身穿的白无垢,已经染成了鲜红色,她手中拿着一把熟悉的太刀,整个人如同黑夜中唯一的光,拼命朝着林闲奔来。

   ——她,想保护他。

   挥刀、格挡、冲刺……林千景的体力在一点点消逝,但她面前的敌人却前赴后继,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最终,精疲力竭的她未能突围到林闲的身边,就被几个黑衣人给架住了。

   赵无颜亲自走到了林千景的身边,她抢过了林千景手中的刀,朝着林闲灿烂一笑……

   ……

   当林闲再次醒来的时候,岛上已经再无欢声笑语,只是湖中,却多了很多漂浮的尸体。

   微微动身,林闲发现自己的左手拥着仿佛熟睡过去的妻子,而右手,则拿着一把刀——一把贯穿了她下腹的刀。

   佳人体温渐凉,林闲却觉得自己的血已经沸腾了。

   “毫无疑问,这个姿势是赵无颜刻意摆弄的——最后,她只想折磨,却并没有杀我。”

   林闲将林千景的尸体安置好,他抽出刀,站了起来。

   “视野稳定了。未来的我,你此刻应该是从绝望中挣脱,随之而来的是无限的愤怒……和空虚。”

   “因为……”

   林闲最后看了林千景一眼:她直到生命的终结,牵挂的人始终如一。

   “今天,你生命中的太阳,熄灭了。”

   ……

   手握着太刀,林闲在混乱的岛中找到了刀鞘。

   “这种熟悉感果然没错,这把刀是柳生家成年时的礼仪剑,所以千景才会将它带到了婚礼——这是一把见证她成长的剑。”

   林闲当然熟悉它了,曾经,它亦是自己的佩刀。

   ——另一个时间线的,“千荫”。

   血腥味扑鼻的岛上,林闲麻木地为一个个宾客合上双眼,他不知道未来的自己是否做了同样的事,但他相信那股痛苦,是同样撕心裂肺的。

   “爸爸、妈妈……”

   “阿海、燕莎……”

   “李叔、张姨……”

   冰冷的夜空,再没有太阳的温暖,林闲就这样呆立在原地,默然持刀。

   “听说痛苦到极致的人,是哭不出来的。”

   林闲一跌一撞地踩着婚礼时洒满的幸福花瓣,此刻却染红的桥,离开了岛。

   “弟弟林贺、赵导、岳父……还有几人没有死,他们可能去找救兵,报警去了,可惜……”

   林闲抬头,远方的城市燃起火光,鸣响的防空警报贯通天地。

   “神对人的入侵开始了,世界已应接不暇。”

   ……

   睁开眼,林闲轻轻捻下飘落在脸颊上的槐花。

   “过去了多久?”

   “半小时左右,”铃兰沏上了茶,“观影体验如何?”

   这次,林闲并没有推脱到手的红茶——他的确需要以茶解渴,顺带压压惊。

   “很刺激,坦白说我没想到你当初说的‘未婚妻’,会是她。”林闲借着喝茶的动作,稍稍掩盖了内心的惊诧。

   直到现在,他还在回味着林千景手握千荫刀,在人群中如盛发的日之花一般灿烂,最后留下一个落寞的笑容,在夜色中消散的情景。

   “你理解,就行了,”铃兰默默点头,“老师曾经将千景比作他的‘太阳’,当失去太阳的那一天,他的生命中只剩下黑暗。”

   “他对赵无颜的仇恨,在那一天上升到了顶点。”

   铃兰淡淡说道:“也就是在那一天,我正式觉醒了——作为初生懵懂的旧神,第一次睁眼看世界。”

   听到这里,林闲有了一些想法。

   “也就是说,旧神虽然寄生了大部分的人类,但都是无意识的沉睡状态,只有当某种感情达到顶峰,才会觉醒自我意识?”

   “没错。”

   铃兰肯定了林闲的说法:“那一天,赵无颜带领的全是觉醒了旧神血统的信徒,你懂我的意思吧?”

   林闲脸色不善:“当然懂了!自从公园那夜后,她消失了好几天,恐怕就是去召集他们的吧?”

   对于善于折磨人的赵无颜来说,让几个信徒在痛苦和绝望的顶峰中觉醒,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而她还可以乐在其中,真是“一举多得”啊!

   林闲看着手里的水晶,心情平和了不少。

   “那么,接下来呢?”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我的师傅每到大限才突破电竞大神暗恋我武炼巅峰奥特曼之我真没想统治世界木叶之我的老婆是纲手我的合租大小姐我的细胞监狱自律的我简直无敌了盗墓之最强铁三角西游之西天送葬团
旧神猎场 第四百八十一章 血色太阳